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_ 488章 人间何处有青山,莫愁琅琊谁无剑-

时间:2021-01-14 00:0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何时秋风悲画扇小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488章 人间何处有青山,莫愁琅琊谁无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都说人在死前,会看见这辈子最留恋的画面。

    吴渐的眼眸里,出现了奇怪的画面,周围数百米内本无浓雾,鸳鸯湖上,却有浓雾骤起,飘摇凝聚而成一人。

    化作窈窕女子负剑而来。

    温柔笑着。

    吴渐的母亲是吴家偏支庶出,在琅琊剑冢没甚地位,在自己还不懂事的时候就过世了。

    于是长姐如母。

    父亲是一位性格软弱的读书人,并不是寒门,但其实和寒门一般无二,是琅琊王氏偏支得不能再偏的一位没落子弟,甚至已经不算是琅琊王氏族人。

    在入赘吴家之后依然不得志,于是终日里埋首圣贤书中,这些年更是负笈游历天下,醉心于山水之间,甚少回琅琊山。

    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从吴渐懂事起,他就发现父亲那个读书人看自己的眼眸里,充斥着厌恶。

    吴渐不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知道原因,在吴渐心中,天大地大,姐姐吴扇最大。

    然后剑魔独孤来了。

    和在外面负剑游历的姐姐吴扇一同归来琅琊山。

    那一天,琅琊剑冢遍地血花,剑魔独孤的剑如屠刀一般,疯狂的收割着吴家人的生命,每一片鲜血在吴渐眼里,都如一朵鲜花一般绽放。

    娇艳中摧人心。

    然而姐姐也死了。

    就死在自己面前,被剑魔独孤的剑从天而落钉杀。

    血很凄美。

    吴渐永远都记得,姐姐临死前看着自己,笑着说小渐要活下去,好好的哦,要……姐姐没有说完最后的话。

    那一天,世界只剩下了自己。

    吴渐看着那浓雾凝聚的人儿,站在湖水中,笑着看自己。

    吴渐的眼眸湿了。

    那人儿似在微笑,又似在轻轻的说,小渐要活下去啊。

    人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吴渐的心,也再次陷入荒芜,眼前不见了姐姐,只有李汝鱼手中的剑,以及那仅剩不到半米的黑色光柱。

    吴渐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对不起姐姐,我让你失望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的剑很高,我以为自己除了剑魔独孤,已可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然而我看高了自己。

    看低了天下。

    自己距离无敌还有很远的路,连李汝鱼都杀不了,又如何杀剑魔独孤?

    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姐姐,等我。

    吴渐不惧死,手中长剑猛然发力,用尽最后的力气,欲要彻底破开那半米黑色光柱,杀了李汝鱼,然后死在李汝鱼的剑下。

    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但我吴渐不会后悔,至少我曾努力过。

    但一直站在地面举剑向天的李汝鱼却笑了,笑得很自信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他就没想过和吴渐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尽管他此刻已经没有退路,撤剑,则自己死,而吴渐可活,不撤剑,两人皆死,这是两人选择一击分生死的不可更改的结局。

    吴渐没得选择。

    因为吴渐是从天而落,所有的势都在那一剑上。

    可李汝鱼有选择。

    他可以选择吴渐死,自己活。

    他所有的势并不在手中那一柄剑上,他还能再出一剑,这一剑不杀人,只救自己。

    李汝鱼也是如此选择的。

    他想活着。

    李汝鱼左手按住了剑鞘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就能以剑鞘套住吴渐的长剑,而自己手中那柄满是龟裂细纹的长剑,却能将吴渐一击必杀,从这一点来说,这是吴渐从天落剑的缺陷。

    一往无前,不是你死就我活。

    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当李汝鱼的剑鞘上扬之时,吴渐在刹那之间明白了李汝鱼的想法。

    于是喟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输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剑道不如李汝鱼,而是输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电光石火间,血花迸裂。

    李汝鱼的剑鞘没能套住吴渐的长剑,李汝鱼的剑也没能穿透吴渐的身躯,但吴渐的长剑,却钉入了血肉之中,溅起一片嫣红的血花。

    吴渐没死。

    他持剑倒立空中,手中的长剑,从肩胛骨一直贯入地面那人的身体里,直没入柄。

    中剑之人必死。

    然而死的人不是李汝鱼。

    李汝鱼翻身站起,警惕的按剑看着不远处的两人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在电光石火间,有人将自己撞飞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是一位老人。

    李汝鱼从没见过这位老人。

    但在他身上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感觉,似乎和闫擎有些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吴渐弃剑,落地。

    看着这位突兀出现,即将死在自己剑下却救了自己一命的老人,神色渐渐凝重,旋即有些吃惊,“您还活着?!”

    琅琊剑冢曾经的家主,吴莫愁!

    剑道何处有青山,琅琊莫愁谁无剑。

    数十年前的江湖,提前吴莫愁,谁人不赞一句剑道神仙,在剑魔独孤还没横空出世的大凉天下,剑道青山就是吴莫愁。

    那些年,琅琊剑冢人才辈出,不仅有天下剑道第一的吴莫愁,还有更多剑道高手,早些年甚至有人仗剑入燕云十六州,在燕云战事上作为最犀利的斩首利器,杀敌无数,饱受大凉朝堂的封赏。

    就是如今的琅琊剑冢,还挂着顺宗陛下御笔亲书的牌匾:天下剑道,大凉之锋。

    可以说,那时候的琅琊剑冢是天下剑道魁首。

    不输今时的剑魔城。

    而吴莫愁就是琅琊剑冢那一批闪耀群星中的明月,是天下最高的剑。

    当年应该死了。

    为何没死,又为何在今日出现?

    吴渐的剑,从右边肩胛骨直接穿透心肺没入腹腔之中,吴莫愁就算剑道再高,也必死无疑,世间有谪剑仙,但并不是真的仙人。

    就算是张河洛那个师傅,虽说是活了数百年的天师,但亦是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血肉之躯终究会死。

    吴莫愁并没有感觉到痛苦,咳出了一口血,叹了口气,“我早就该死了,然而活了一辈子,终究还是贪生怕死,于是苟延残喘到了今日。”

    吴渐不解,“那您为何销声匿迹了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吴莫愁的眼神很奇怪,盯着吴渐看了许久,才轻轻道:“因我一念之差,琅琊剑冢被独孤杀了尸横遍野,我还有何脸面出现在吴家人面前。”

    吴渐不解,“独孤屠戮琅琊剑冢,和您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吴渐没有等来回答。

    因为吴莫愁吐血笑说了一句,“且等我为女帝陛下再做一件事,为你将功赎罪。”

    吴莫愁挥手。

    这位身畔从来没剑的老人,终究是曾经的一代剑道青山。

    挥手便有剑。

    人间何处有青山,莫愁琅琊谁无剑。

    吴莫愁岂会无剑?

    鸳鸯湖中林立着无数芦苇,冬初之际芦苇早已干枯,随着吴莫愁挥手,芦苇丛中,一枝干枯的芦苇倏然激射而起,没入远处浓雾里。

    在千米之外的浓雾中,女子打扮长得也很妩媚的龙鸳透过浓雾看热闹,先前还为李汝鱼和吴渐将要同归而近而感到有些悲戚。

    终究是喜欢过吴渐的。

    不料突然出现了个老人,撞开李汝鱼后硬捱了吴渐一剑。

    龙鸳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他也没见过这个老人,但这位老人虽然看似救了李汝鱼,实则也救了吴渐,只是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救下这两人,他却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就见老人挥手,龙鸳猛然汗毛倒竖,跳了起来,破口大骂,“这糟老头子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么,我也很无辜好嘛,你凭什么要对我出剑。”

    骂归骂,龙鸳却不敢接剑。

    别看那老头以干枯的芦苇作剑,龙鸳有种错觉,这芦苇很可能是天下最锋利的剑。

    自己若是敢接,只怕只需一瞬间就会被劈成血泥。

    龙鸳反应很直接。

    逃!

    转身就跑,如一阵风一般,冲入远处。

    然而那根芦苇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在漫天浓雾中拉出一道流线,又如劈开层层波浪的剑鱼,直指龙鸳。

    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龙鸳逃的很狼狈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便在数十里外,然而那剑依然在身后,仿佛永远不会停下消失,必取自己性命一般,端的是恐怖若斯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才真正体会到这大凉天下究竟有多病态。

    那老人的剑已超脱常理。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明明已经逃出了几十里,龙鸳却听到耳畔响起了老人的声音:“我琅琊剑冢吴家子弟,也是你个妖人可以祸害的么!”

    龙鸳只差没有骂娘。

    这老头子是吴家什么人,怎的剑道高深至此,给人的感觉,完全不输李汝鱼家的夫子,也不输剑魔城的独孤呐。

    龙鸳继续逃。

    不辨方向的逃了七日七夜,那芦苇追了七日七夜,依然没有罢休的意思。

    筋疲力尽的龙鸳猛然想起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吴莫愁!

    琅琊剑冢近百年来,唯一能有此剑道修为的便是当年的剑道青山,琅琊莫愁谁无剑的吴莫愁,按说这老头子早就死了……

    七日后,龙鸳吃惊的发现,自己逃到了琅琊山。

    当龙鸳踏入琅琊山境内时,那根芦苇似乎在畏惧害怕什么,悬停在半空,依然直指龙鸳。

    却不入琅琊。

    最终一阵风来,芦苇化作灰烬消散。

    龙鸳沉默半晌,弱弱的自问:“羞归琅琊?这老头子做了什么事,会连家门也不敢入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渐一直在等吴莫愁回答自己。

    吴莫愁挥手出一剑,将龙鸳撵得鸡飞狗跳远遁之时,吴渐没有理睬,反正他看就龙鸳就难受,就会想起那噩梦的恶心一幕。

    本是女子,结果掏出了你想掏出的东西。

    你会怎么想?

    关键是还比你大,这就更让人窝心。

    然而吴渐没有等来吴莫愁的答案。

    吴莫愁死了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死了。

    至死也没倒下。

    曾经的一代剑道青山,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在鸳鸯湖畔,只出了一剑,杀的不是什么大人物,而是一个跳梁小丑……

    有些憋屈。

    先前大战散落的剑气消散,无数浓雾随风飘来。

    鸳鸯湖畔又陷入迷蒙之中。

    吴渐有些发呆,对事态的转变有些难以接受——终究是埋首练剑不太谙世事的人,一时间难以接受自己一剑杀了吴莫愁,曾经的琅琊剑冢家主。

    算起来,吴莫愁应是自己爷爷辈的人。

    吴渐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李汝鱼站在不远处不明所以,隐然感觉,今天的事情似乎没完,依然按剑警惕,只是眉头上已经沁出了一层细汗。

    右手五指指骨尽数骨折,十指连心,其痛楚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吴渐也很痛。

    但他还没来得及和李汝鱼说话,浓雾里却走出了一人。

    一位读书人。

    背着书篼,一身青花儒衫不是很新,但胜在干净,因为过水太多洗得发白,读书人已过不惑近天命之年,双鬓斑白,颇有些儒雅气质,偏生还有一股看透世事的沧桑感,着实有些沧桑大叔的魅力。

    吴渐看见这人,脸色顿时很精彩,“父亲?”

    竟然是那个消失了多年的父亲,出身于琅琊王氏偏支中的偏支的王涣然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来了。

   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,先是琅琊剑冢吴莫愁出现救了自己一命,却死在自己剑下,现在连许多年不曾出现的父亲也出现了。

    猛然想起一事,父亲勉强可以算是琅琊王氏的人。

    难道和王子乔有关系?

    王涣然没有理睬吴渐,踩着步子来到吴莫愁尸体前,看着这位曾经的琅琊剑冢家主,确定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后,这位读书人开始笑。

    先是轻笑,继而大笑。

    笑着流浪。

    “你个老贼,终于死了!”

    老贼?

    吴渐一脸问号。

    吴莫愁不说被天下人敬佩,至少那些年也是琅琊剑冢的脸面,是所有吴家人的骄傲,怎的在父亲口中,成了老贼。

    读书人不说秽语。

    然而王涣然此刻看着吴莫愁的尸首,笑着哭,哭着笑,更是直指吴莫愁的尸体,欲要泼口大骂:“你个老贼,惑乱吴家败坏家风,最后更是害得吴家死伤无数,与獠何异,蝇蚋徒嗜膻腥耳。须知虎毒尚不食子……若吴家先人有知,九泉之下也羞于与你为伍……”

    终究是个读书人,写诗作赋尚可。

    骂人?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但饶是如此,王涣然也骂了许久,虽然没有骂出酣畅淋漓之感,但这些年心中的郁结,却在这一骂之中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仿佛这人不是他妻子家的长辈,而是多年的仇人一般。

    吴渐一脸雾水。

    但隐然感觉,恐怕和当年剑魔屠戮吴家剑冢一事有关。

    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而且吴渐隐然有种预感,这件事恐怕和姐姐吴扇的死有关系。

    对于姐姐吴扇的死,吴渐一直觉得有一丝疑惑之处。

    剑魔独孤和姐姐吴扇本是情投意合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剑魔独孤为什么会出剑杀了姐姐,真是琅琊剑冢吴家人说的那般,剑魔独孤为了剑而舍弃七情六欲,必杀姐姐以澄清剑心么?

    早些年吴渐相信。

    但随着他剑道的提升,对于这种说辞,他渐渐有了疑惑。

    澄净剑心,何须舍情弃爱。

    就连道家之人,追寻大道之时,也不是所有修道之人都会断绝红尘**。

    比如大凉天下道家之首的龙虎山天师府,历代天师皆道术通玄,然而历代天师又大多娶妻生子,身在红尘心在道。

    道家尚且如此,何况练剑之人。

    不料王涣然骂到最后,竟然话锋一转,流着泪大笑道:“老贼,你当年作恶之时,怎的就没想过,会死在你儿子手上,苍天有眼呐。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吴莫愁死在他儿子手上?

    吴渐懵逼了。

    别说吴渐,就连在一旁看热闹的李汝鱼也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吴莫愁是死在吴渐的剑下啊,而吴渐,是你王涣然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什么状况?

    吴渐难道是吴莫愁的儿子?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